贩卖西柚汁的锦户凉

K&M 所有文禁转 微博肉文不定期删除

答应你就会做到【继续磕兄弟情】

凌晨和微笑吃鸡第一局


伪酱:谁去卫星楼,剪刀石头布你先出

笑笑:那凭什么我先出

伪酱:盒盒盒盒盒

笑笑:给你搜就是了,我让你,宁愿让你我也不先出

伪酱:挺聪明的啊

笑笑:就你那点小心思


伪酱:以前我最爱双排吃鸡


笑笑:唱歌 你要我怎么说 怎么做 你才能爱我

伪酱:跟着一起哼


过桥

伪酱被打倒,笑笑把人打死之后开车过来扶他


最后伪酱用雷把剩下的人炸死,成功吃鸡。


今天也是感人肺腑的兄弟情

1. 微笑拍了恩断义绝板 伪酱倒地上树
伪酱:微笑你变了
微笑:啊?我哪变了
伪酱:你变了
微笑:我真的没变,红包咱们分摊
伪酱:什么啊,我开玩笑的

2.遇到的屠夫是伪酱水友,秀波被疯狂安排说面基带炸药,微笑建议带硫酸 加上年华的汽油你们到底要去干什么😂

3.微笑要把他的妹妹介绍给伪酱

晚上比赛,伪酱有点紧张,最后平局,笑笑一直安慰他,真是小天使。
兄弟友情还是很好磕的。

阿陶宝宝

【桃林】竹马,竹马(3)



(3)

 

 

虽说郭麒麟是自愿退学说相声,但是每天练功也有觉得枯燥的时候。自从上次撺掇陶阳“起义”失败之后,私下里没少埋怨他,不过谁让练功是陶阳最大的兴趣爱好呢。思想至此,郭麒麟停下笔抬头看了看在不远处背《骂王朗》的小男孩,认命地叹了口气,继续抄写郭老师给他布置的功课。

“阿陶,你就没有什么喜欢玩的么?”纵使郭麒麟百般好奇,但他还真就没有在平日的生活中琢磨出陶阳有什么接近同龄人的兴趣爱好来。

陶阳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这时候王惠刚给他剃完头,脑袋前的一撮毛不见了,变成了跟老郭一样的桃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只比郭麒麟小一岁。“谦大爷前几天给我了一对核桃。”

郭麒麟咂咂嘴:得,又开始盘核桃了。这下恐怕自己还得跟着师父多学点,才能跟他玩到一块儿。

今年德云社的开箱演出是正月十五,郭麒麟只在开场和最后返场时有登台机会,结果开场唱画扇面时一紧张,忘词了。他唱完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懊恼的表情毫不掩饰地表现在脸上,待会儿回后台免不了要挨骂了。正常来讲他忘了一句词也不算是特别大的事故,可偏偏后面的几个师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记得词的抢拍不在调上,在调上的又不记得词,好家伙,这台上热闹极了,恨得弦师暗自咬碎了牙,差点就撂挑子罢工了。一众打拍子的师兄想笑又不敢笑得太放肆,郭麒麟还处在自己的失误没回过神时,只见陶阳稳步上前调整好话筒的高度,之后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京剧神童翻了一个八度往上唱,差点挑了北展的房盖。

观众叫好鼓掌的声音根本压不住,郭老师笑得跟朵牡丹花一样满眼都是欣慰与宠溺,郭麒麟的笑意僵在脸上,心下不由得由衷感叹,神童就是神童,比不过,比不过。

陶阳自然是不知道郭麒麟此时丰富的心理活动,两次试图和他搭话都被忽略掉了。大林哥哥这是生气了?看郭麒麟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跟他生气,陶阳想不明白,不免也有些沮丧。

大型车祸现场最终靠陶阳和郭老师挽回了颜面,第一个节目开始众人退回兵荒马乱的后台,小陶阳紧跟在郭麒麟身后,心里越发忐忑。师兄们纷纷过来安慰,郭麒麟叹了口气,垂头走去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今晚再怎么说一顿责骂是免不了,他也不是怕挨骂,在这种大型演出中忘词,首先就过不了自己这关。

“上台前明明背熟了啊。”

“大林哥。”

郭麒麟一抬头,眼前一张放大的小圆脸差点贴上他的鼻尖。他连忙伸手扶住陶阳,否则脑门被这么磕一下也挺疼的。

“你……生气了?”

“生气?”郭麒麟诧异地看着陶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以前他爸检查师兄们功课时,小陶阳记得最快,大家也曾开玩笑说趁师父不注意就套个麻袋把小崽儿拖出去,不过还真的没有人起过嫉妒的心思。

就像谦大爷说过,遇到陶阳前不相信有天才;

郭老师说:江西省一省的风水都在陶阳一个人身上了。

有些人的天赋,不是努力就可以企及的,何况有天赋的人,也在努力。

“我怎么可能生你的气。”郭麒麟用力在陶阳的脸上掐了一把,手感不错,“我就在想我的基本功这么差,前阵子竟然还想着不练功,待会儿被骂也是应该的。”他怕陶阳担心,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今儿个正月十五,我爸怎么也不会罚得太狠。”

“大林哥,咱们去灯会吧!”陶阳前一秒还歪着头看他,然后就迅速地把大褂脱下来,“趁现在没人注意,悄悄从后门出去。”

“诶?现在?”

“对啊,我到北京这么久还没去过灯会呢。”

郭麒麟看着陶阳认真又期待的眼神,心里像是被糖水泡过一般,软得一塌糊涂,先不说他之前就想逃课带着他出去玩,现在哪怕过后要承担更大的怒火,也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忙碌的师兄师爷们谁也没发现,两个少年偷偷把大褂藏在桌子下面,迅速溜出北展。夜晚的温度比白天更低,郭麒麟用自己的围巾把陶阳严严实实地裹起来,然后牵着他的手走进地铁站。

最后两个人也没看到花灯,陶阳这个外地人不用说,郭麒麟没退学前都是住寄宿学校的,其实一样不认路。两个人下了地铁又有点懵,绕了几圈实在没办法干脆买了两根糖葫芦跑到公园的秋千上坐着。

“阿陶你冷么?”

陶阳摇摇头。

“我明明记得灯会就在这附近呐。”郭麒麟一脸沮丧,似乎又不甘心。

“那咱们明年再来。”陶阳并没有特别失望,反而很喜欢像这样和郭麒麟独处的环境。

“不开心。阿陶我要听你报灯名。”

“好啊,”陶阳把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塞到郭麒麟的手里,摘下厚重的围巾,“尊列位,在上听,细听我灯官报花灯,我报的是,一团和气灯,和合二圣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

很多年后,有粉丝在微博给陶阳留言,说有机会想看陶老板唱小花脸,郭麒麟心里暗自得意,自己可是从小就听过的,你们且盼着吧。

迷路的后果就是两个人没有在返场前赶回去,第二天被郭德纲罚站罚抄书,当天昨天忘词的那几位师兄也没躲过,几个人可怜巴巴地站在院子里。

“小崽儿你这才是无妄之灾啊。”人群中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说了一句。

陶阳冲他们做了个鬼脸,回头又看了看靠着院墙认真背词的郭麒麟,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注:1.画扇面是11年封箱  这里在时间上做了改动。

       2.其实这篇文的时间线很乱,很多和现实都是对不上的。

       3.这是篇披着ABO外衣的清水文,至于为什么写ABO,我只是想让桃林名正言顺地在一起呀,童养姑爷这个梗真的萌

今天的少爷相当好看了

既然是rps就不要把其中一方写得特别渣吧,否则总有种夹带私货的感觉😂😂😂为虐而虐换句话如果其中之一真的这么不好,你还爱他干嘛。

说相声的阿陶太可爱了!!!
🐸甩頭

听阿陶小剧场计划√
四月能看到二爷和九郎
然后期待下年底有时间进京去听陶老板唱戏
再看看九熙,给自己的未来做一点小投资😂

*^_^*

少爷和阿陶又有同台的机会了,太激动!!!